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9)作者:p474400487
【都市玄幻:欲之沉沦】(9)作者:p474400487
字数:13296


  自从凌战初步征服方静汶后,每隔两三天,她就主动来找求欢,而凌战也不客气,直接那她来做实验对象,每次她来求欢,他就打开电脑,一边观看以前的,新下载的各种做爱姿势的a片,一边按照里面的姿势加上自身的双修高超技巧融合实践……

  起初方静汶看见凌战竟然一边看a片,一边照着做,脸色艳红不好意思,同时又有些不开心,以为自己的魅力不足,无法吸引凌战,要用a片弥补,,不过当第一次被干得高潮迭起几次完事后,她回去就上网研究各种化妆技巧,着装打扮希望下次会吸引凌战不用a片辅助,那天她专门花费很长时间打扮后,才去找凌战欢好。

  方静汶的精心打扮确实让凌战眼前一亮,原本就已经靓丽的她,经过精心打扮后,从化妆到着装,选用香水以及佩戴饰物方面都配搭得很完美,整体提升一个级数,原来端庄秀丽的她,那天穿着淡蓝色到膝盖位置的裙子,上身穿着v领白色的休闲衬衫,突显呼之欲出的饱满双峰外,还隐约看见红色的胸罩,那天的她就像圣洁的莲花,冰清玉洁,清艳脱俗,简直就是优雅端庄的淑女,而且灵动的眼睛,看着凌战时含情脉脉,简直就是惹人犯罪。

  不过让方静汶有些伤心的是,凌战依旧想一边看a片,一边做爱,当时她一时忍不住哭了出来,凌战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以为自己不够魅力,当时就耐心的解释他只是想借鉴里面的做爱姿势,得到解释后她才止住了哭泣,接着,在第一次得到一些融合原本技巧经验的凌战,在这次的欢好中,方静汶终于尝试到什么叫做欲仙欲死的感觉了,刚开始没多久,她就被凌战高超的手段简单的完全引发内心深处的欲望,紧接着,当凌战使用融合后的抽插技巧,她当时就舒服得快要死了,然后她如同饥饿了千年的狼,就算第一次承认凌战并释放多年来欲望的那天,她也没有如此疯狂,她在凌战结合a片中的做爱技巧以及原来高超的技巧形成的全新抽插方法下,完全的迷失自我,沉沦在其中,那一刻她完全疯了,是舒服得疯了,那天她无法控制自己了,没有像之前一样捂住嘴巴,不发出声音,反而尽情的,愉悦的,没有丝毫做作的大声发出最原始的呻吟声。

  那天方静汶是疯狂的,抱着凌战,一次又一次的主动热情索取,直到感觉秘处一阵酸软,全身发软,才不舍的抱着他入睡,第二天当她搂着凌战离开时,刚好相隔的一对年轻情侣房客也离开,她起初也不在意,直到隐约的听见,那女房客说她昨晚淫叫声真大,害得她都没睡好,然后又听见男子说她就是一个骚货,不过她的淫叫很诱人,叫女子也学学。方静汶想起昨晚的放荡,脸庞顿时一阵艳红,偷偷往后一看,发现男子毫不掩饰炽热充满欲望的眼神盯着她的看,而女子却眼神不屑又嫉妒的看着她,她当时又羞又怒,立刻装过头紧搂凌战手臂,眼神异样连连,含情脉脉的幸福看着他……

  这天方静汶与凌战刚吃完饭,她找个借口想带他去,她的家看看,其实是春心动,又想与他欢好,不过,凌战也没所谓,就坐着她的车,来到了她的家。当来到时,才知道原来方静汶的家是一栋两层高的豪宅,里面很大,有个私人游泳池,装修豪华大气,不过他可不是一般人,生前见过比这里更加豪华更加大的,当时也就是一阵诧异就恢复过来,经过方静汶自豪的解释,这栋豪宅花费她多年来所有的积蓄,将近两千万才买下来的,也就在前年她才正真是这间豪宅的主人……

  一路上凌战在方静汶的自豪讲解下很快来到了游泳池附近,也就在那时,一个身影从破水面而出,骤眼一看,原来是一个少女,少女样貌清秀靓丽,属于清纯型的美女,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紧贴娇体,少女身材不错,胸前的双峰起码有33c,形状很美,腰部修长盈盈一握,至于身下却泡在水中一时间看不出,不过以凌战阅女无数的经验看得出,少女体型匀称、肌肉结实、胸臀紧实浑圆、前凸后翘应该是经常运动导致,这种女子没有想其他女子一样肌肉不但嫩滑,而且富有弹性,抚摸起来更加让人爱不择手,同时,他知道这种女子身体素质相当好,如果性经验丰富的话床上功夫可比一般女性厉害多了……

  不过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就是少女的泳衣有些保守,导致暴露而出的白净肌肤可没多少,不过看上去也有种让人不禁偏偏联想的诱惑感。

  而这时少女也发现了凌战他们,那一刻时间仿佛停顿了,三人就这样的对视着,准确来说应该是凌战与少女对视,方静汶看着少女,下一秒,少女忽然「啊!!」
的尖叫一声,接着转身潜入水中,接着往前快速游去,整个过程动作很快,直到这时,方静汶忽然也「啊……」的一声惊呼……

  可能是方静汶的惊呼,吓到拼命往前游泳逃离的少女,可能是由于游泳太快的原因,或者其他原因,突然少女可能是抽筋了,又是慌乱之下,一时间忘记了所学的自救方法,在手中拼命拍打水面,双腿在水中能蹬,娇体却反而往下落下,硬是吞咽几口水。

  方静汶看见后,当即一阵焦急的尖叫「啊,敏敏……」,没等她再说下去,凌战立刻就边跑边脱鞋,脱衣,最后上身半裸的跳入水中……,当凌战来到少女身旁时,少女还在拼命的拍打水面,凌战见状道:冷静点,不要怕!!」,然后一手环抱少女的柳腰,那一刻少女娇体明显一僵后,接着仿佛遇到救命稻草一样,转身紧抱着他,脸色苍白,表情害怕,眼神惊恐的抬头看着他……

  这时方静汶不知何时来到了游泳池边缘,看见少女此时状态不是很好,立刻道:「凌战你帮我将敏敏带到屋里面去,我去准备毛巾……」然后不等凌战回话就往屋里急急忙忙走去了……

  凌战听见后也没说什么,就要拉着少女往游泳池边上走去,不过少女却紧紧抱着他不放,满脸害怕,开口不利索道:「求你不要走,我好害怕……」

  凌战闻然就是一阵无语,明明少女都已经站在起来了,不过他也知道可能刚才的经历太害怕,导致少女一时间惊魂未定,原本一般情况下,凌战应该温柔的解释此时她已经安全,不用在害怕了,不过花丛老手的凌战却也知道此时是吃豆腐的好时候……

  凌战立刻温柔回答道:「好的,不过你如果真的很害怕,你可以抱紧我的……」语音刚落,就感觉胸前被一双柔软无比的肉球压着,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舒服……但是凌战哪里就只会这样呢,当时就双手抱着少女,接着用玄妙的御女手法,轻抚少女娇体,先是从后背抚摸几下,接着直接滑落到少女的翘臀上……
  少女的娇体嫩滑而且弹性很好,同时阅女无数的凌战就这几下的轻抚就知道,少女竟然还是一个处女,内心当即一喜,当下加强抚摸的手法……

  怀中的少女苍白的脸庞立刻红润起来,害怕的表情,变得害羞,眼神也羞涩不已,看着凌战半张红唇欲言又止,她感觉到了凌战在抚摸她,她想开口说不要,并想推开他,可惜当想说出口时,被凌战抚摸时那种无法形容的舒服,又让她无法发出声音,然后当她想用力推开凌战时,发现全身上下是不出力气,那一刻她又羞又惊不知如何是好。

  而对付女人经验丰富的凌战,已经看出少女很享受他的抚摸,同时又想推开他,这种情况下,凌战二话不说,对着半张的樱唇就是低头吻去。

  「唔……」少女突然感觉嘴唇被吻,眼睛不由来瞪大最大,同时内心一阵惊慌,就要用力推开凌战时,忽然感觉包裹秘处的泳衣边缘被大手一弄,立刻将秘处完全暴露在水中,然而没等她想阻止,忽然就感觉秘处被温暖的大手抚摸起来,,顿时,娇体一软,无力的靠在陌生男子的身上,双手伸进水中,捉住男子的手,企图阻止他的行为,可是一切都是无用功。

  经过结合这段时间所学的御女手法以及以前的玄妙手法后,竟然让没经人事的少女,瞬间性起,无力反抗……

  当手指进去秘处内时,少女满脸艳红,眼神羞涩迷离,阻止的手松开,环抱陌生男子后颈后,首次主动的生涩回应起来。

  「唔唔……」少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紧闭的双腿无力的打开一些,方便手指进出秘处内,也就在这时,陌生男子一手拉起泳衣,顿时两个雪白如玉的肉球,跳动几下的暴露而出。

  当凌战手指轻捏着少女樱桃时,发现早就已经坚挺起来了,樱桃不大,只有花生米那么大而已,硬中带软,不论是摸还是捏手感都极好,不过下一秒少女空出一手,捉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继续乱来,但是他哪里会理会,一手翻盖饱满圣峰后,使用玄妙手法就开始揉搓起来……

  时间不长,大概五分钟左右,少女娇体一颤,不知哪里的力气硬是推开了凌战,满脸艳红,眼神羞涩慌乱不知所措,张口惊呼一声道:」嗯,嗯。不要,嗯,要尿了,。啊……」接着,娇体一僵后,再次无力的靠在凌战身上。,凌战笑了一下,内心不由来一阵得意,当下抽出秘处的手指,扶着浑身没劲的少女往游泳池走去……

  当凌战扶着少女来到屋里面时,少女好像恢复过来了,「啊」的惊呼一声,满脸通红,眼神羞涩慌乱的看了凌战一眼,急急忙忙的跑回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留下一脸坏笑的他,还有刚那些毛巾出来,不明所以的方静汶。

  经过方静汶的介绍,原来少女是她的表妹,叫方敏,她家也是农民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少她三岁的弟弟,原本她高三读完就要进去社会工作了,不过方静汶很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表妹,加上方敏也求她借钱想继续读书,所以决定了供她继续读书,那时她也想供方敏的弟弟读书让他们家没有那么困难,不过她细想一下,知道农民工都是人穷志不穷的,不然也不会累死累活的辛勤工作而不去做乞丐,所以也就算了。

  而且凌战还知道方敏此时已经大学一年级了,快要升二年级了,还知道她今年21岁,,重要的是还没有男朋友,听方静汶说方敏想读完书后才考虑谈恋爱。
  经过这一番变故,,方静汶的计划可谓落空了,原本今天方敏应该不在家的,所以才带凌战回来,现在被方敏看见她带男子回来,少不了一番解释,然后要她保守秘密了。

  但是方静汶想了想觉得反正都被方敏知道了,也不会故意装普通朋友的模样了,因此她就拉着凌战往她的房间进去,可是这次凌战顺从她的意愿了,用力将她往怀中一拉,就将她按在沙发上,一边吻一边解开她的衣服。

  当时方静汶一惊,因为害怕被方敏看见,不过当凌战用玄妙手法抚摸她秘处时,她抛弃了羞耻了,主动抱着凌战就娇吟着说要,凌战也不废话,脱裤子阳具往秘处就是一挺,然后,方静汶就沉沦了,她的呻吟声在大厅中响起,期间凌战有意无意的看着方敏打开一丝裂缝的房门……

  同一时间,在一间普通的宾馆房间里,女生的校服,裙子,白色的内裤,粉色的胸罩,还有男人的校服,校服裤,蓝色内裤,扔到满地都是,而床上一个样貌阳光的少年,全身赤裸,双手揉搓,身下同样全身赤裸,肌肤雪白,样貌靓丽,发育中有馒头大少乳房的少女双峰,此时,少女环抱少年的后颈,主动的回应他的热吻,片刻,少年离开了少女嘴唇,直接张口含着其中一个樱桃吸吮起来,而没有了遮挡的少女完全暴露出本来的样貌,原来少女竟然是罗雯雯。

  只见此时罗雯雯满脸红润,眼神羞涩,半张红唇,「嗯嗯」的娇吟着,而少年真是她的男朋友,张华。

  就在不久前,张华见罗雯雯哭完了,提议去开房,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以前他也提议了很多次,不过都没有答应,没想到这次竟然成功了,当时就找一间最近的宾馆开房了,以免罗雯雯一下反口,刚进房间张华就急不及待的抱着罗雯雯索吻,而罗雯雯也没有反抗就回应起来,之后他们吻了一会而就各种脱衣服,直到几分钟前,他们全身赤裸的在床上再次热吻……

  此时张华简直不想张口,虽然之前他也吸吮过罗雯雯的樱桃,不过也只是几下而已,而现在却可以尽情的吸吮,而且没有隔着胸罩衣服的尽情揉搓她的娇乳,口中淡淡的体香,加入樱桃吃在口里那种嫩滑口感,简直让人疯狂。

  直到张华感觉阳具坚硬发痛时,他才张口吐出吸吮的通红的樱桃,而那段时间里,他空闲的手一直在抚摸罗雯雯的秘处,此时哪里已经湿润无比了。

  一手提着阳具,对着幻想了很多次的罗雯雯秘处口,抬头看着她深情道:「雯雯我爱你,我要来了……」

  罗雯雯闻然,满脸艳红,眼神羞涩,点点头,修长的双腿主动竖立分开,迎接男朋友的阳具……张华见状满脸兴奋,二话不说,阳具对着秘处就是慢慢挺进,可是当他阳具完全进去秘处时,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你,不是处女!!!」,下一刻,他知道他说错话了,抬头一看,发现罗雯雯眼睛泪水汪汪,满脸难看,扭头不看他。

  张华当下不由先一番安慰,说不介意,他是真的很爱她之类的话,直到罗雯雯哭着说她被人强奸了,他当时先是一惊,然后不管那些了,先安慰她后,跟着开始抽插起来了,毕竟说什么都没用了,先解决性欲再说……

  「啊,啊,好舒服,啊。轻点吸,痛啊啊……」罗雯雯双手抱着张华的脑袋,脸色艳红妩媚,眼神迷离,半张红唇,秀发凌乱的发出愉悦的娇吟。

  「啪啪啪」猛烈的撞击声,张华一边吸吮罗雯雯的樱桃,一边尽情发泄内心的欲望,撞击幻想多次的秘处……

  五分钟后,张华身体一颤,阳具用力往前一顶,直接内射在罗雯雯体内,没多久又开始新一轮的抽插,二十分钟后,张华发泄三次终于满足了,而罗雯雯也发泄了一次,当罗雯雯坐在床上,那些纸巾擦拭两人混合的精液时,张华不由问道:「雯雯,你说你被人强奸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当时为何不报警呢!!」
  罗雯雯闻然想起那晚被林虎强奸的情况,又想起他的警告,满脸顿时难看无比,眼神惊恐,婉转回答道:「就在不久前,我当时很害怕,我不敢报警,……」

  张华闻然,脸色也不好,看着罗雯雯眼中有些讨厌的神色,不过很快就不见了,内心道:操尼玛的,上网经常看见那些人说自己女友的第一次都说被人强奸了,没多久就发现原来不知都交了几个男朋友了,没想到我也遇见这种情况,害得我还是处男呢,便宜这个烂货了,不过也好起码她也是校花,等玩到毕业就分手,嗯,之前我们班的班花对我也有好感的样子,居然你不是处女,那么我也可以找其他女生了,到时发现大不了分手,……一边安慰道:「雯雯既然过去了就忘记那些不开心的回忆吧,我是不会介意的,相信我,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罗雯雯闻然,眼睛当即充满水雾,点头道:「嗯,我相信你!」然后就趴在他身上流着眼泪,不过满脸依旧难看无比,只因此时她知道不是过去了,而是刚刚开始,而且在不久前她还帮林虎下药迷昏了母亲,走出来前,还看见母亲迷昏下,被林虎强奸着……

  良久后,罗雯雯搂着张华的手臂,满脸幸福的往学校走去……

  另一边,林虎得到一次满足后,一时间也不着急玩弄吴娇,先起来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才再次回到床上,看着暗恋了很就的美妇,软下来的阳具,又开始有些坚挺起来了……

  林虎没有犹豫,翻身一压,张口含着再次恢复软绵绵状态的褐色樱桃,一手翻盖雪白的饱满乳房揉搓起来,没多久,就感觉口中软绵绵嫩滑的樱桃,慢慢的在口里坚挺起来,最后变成一颗葡萄大,硬中带软,充满乳香味的樱桃……
  这一次林虎没有急着解决性欲,先慢慢享受身下端庄妩媚艳丽的美妇,先是吸吮她的褐色樱桃,揉搓她饱满的乳房,然后狂吻她的嘴唇,舌头入侵她的口腔肆虐,双手抚摸她全身其他的部位,最后他,双手捉住她白净都大腿,大大分开,整个人趴在床上,头颅在她两腿间,认真的,好奇的研究完全外翻,并且已经深褐色的秘处,看见秘处口已经流出,却有条白色痕迹的精液,是属于他的精液。
  之后没多久,他就张口嘴巴,往吴娇的秘处印下去,紧接着,昏迷的吴娇,脸色再出出现了红润,无意识的「唔」了一下……

  直到两个小时后,昏迷的吴娇感觉好困,但是却恢复了自觉,那时她感觉到有人吸吮乳头,并揉搓乳房,而且秘处内很充实,很舒服,她知道那是阳具,她以为是他老公回来了,趁睡着时上她,也不睁开眼睛,任由身上的人乱来索取。
  在吴娇恢复自觉的第一时间,林虎就已经知道了,只因那时原本红润眼睛紧闭的吴娇无意识不时的闷哼几声,忽然,脸色迅速变得艳红,头颅微仰,半张的樱唇张大一些,紧闭的眼睛,微微颤抖几下,发出「唔,老公你好坏,啊哈,啊哈……」娇嗔酥软的呻吟,然后无力躺在床上的娇体一动,垂直的双腿,竖立大大分开,方便迎合他的抽插,双手搭在后背抱着他。

  在听见吴娇说出「老公你好坏!!」这句娇嗔酥软并带着误会与异样诱惑的话时,林虎原本被身下美妇突然吓了一下的心,瞬间变得异常炽热起来,二话不说,嘴唇对着她的红唇就是一吻而下,双手松开雪白嫩滑的柔软饱满双峰,捉住吴娇的大腿,按在她的身上,接着调整一下下身,最后微抬起屁股,立刻开始猛烈无比的抽插……

  「唔唔,唔唔唔……」,「唧唧」,「啪啪啪」,吴娇紧闭眼睛,双手环抱林虎后颈,热情回应他的吻发出的声音,两人热吻时的响声,还有猛烈抽插时撞击发出的淫秽声,在房间里回荡着。

  猛烈的撞击下,躺在床上吴娇的娇体前后不停的挪动,饱满的双峰因被林虎身体压着,变成了平扁状,被按着身上的大腿固定不动,而小腿及小脚却不停摆动着,还有被陌生阳具入侵的秘处,随着每一下的进出,带出一丝丝的白沫液体流出顺着秘处,流过屁眼后,滴落在床上。

  猛烈的疯狂抽插,进行了十分钟,被误会成是老公的林虎,自然兴奋不已了,因为身下暗恋觊觎已久的美妇主动又热情的回应他的吻,他舌头入侵在美妇的口中,她就用滑嫩的舌头主动的与他交缠起来,然后没多久,竟然含着他的舌头吸吮,不但如此,下身的阳具入侵的秘处,在美妇的主动控制下,变得更加紧致,紧紧包裹着,并有种吸吮力,完全不同刚才昏睡时那种虽然也是包裹着,却没有如此舒服的感觉。

  就这样又过了五分钟,林虎感觉美妇娇体一颤,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知道她快要到了,因此他松开她的嘴唇,他想听暗恋觊觎已久的美妇,高潮的淫叫声,他就那样抬起头来,满脸兴奋的看着近在眼神的眼睛紧闭,秀发凌乱散发清香,额头有细密的汗珠,眉头微皱,表情看似愉悦享受,又像有些痛苦可怜,脸色艳红,样貌此时尽显妩媚艳丽,樱唇经过热吻后,连带嘴唇的边缘都有些红肿,半张着,微微露出洁白的牙齿,娇喘时,喷出清新的温热口气。

  「啊哈,呼呼,啊哈,老公,啊哈,你好厉害,呼呼,啊哈。啊,好舒服,啊哈,啊哈,呼呼,我感觉快到了,啊哈,啊哈,到了,到了,啊哈,啊哈,呼呼,啊,啊。啊,要来了,啊啊啊,啊……」随着吴娇的娇吟,她的呼吸越大娇喘起来,脸色也越发的变得红润,表情也是越发生动灵活,微皱的眉头,变成紧皱,半张的红唇越叫越大,当最后「啊」的一声后,她的脸色完全一片潮红,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额头的细密汗水,沾湿额头的秀发,娇小玲珑的耳朵完全通红,高挺的琼鼻也红彤彤的,头颅微仰,眼睛紧闭,表面享受满足愉悦,大张嘴巴,大口大口的娇喘着,喷出清新温热的口气,同时,林虎清晰无比的感受到,身下美妇,娇体先是一颤,接着一僵后,湿润无比的秘处,突然紧紧用力的夹住阳具吸吮起来,并且迅速的收缩起来,就在感觉越夹越紧,越来越舒服时,秘处深处一股烫热的液体喷射而出,喷晒在阳具上。

  那一刻林虎虎躯微颤一下后,眼神一片炙热,看着身下享受其中的成熟艳丽妩媚的美妇,身下一动,也不管美妇刚刚高潮是否受得了,阳具再次猛烈的进出秘处。

  「啊,啊啊,老公,啊啊啊,等一下,啊啊,等一下再,啊啊啊,哦,,射进来,哦哦哦,」还在享受高潮美妙的吴娇,感觉此时敏感的秘处内阳具突然又猛烈抽插起来,当即娇体一阵痉挛后,酥软的呻吟并求饶道,不过很快她就感觉道体内阳具突然变得稍大一些,而且更加烫热,当时以她多年来的经验就知道,身上的人就要高潮了,当即求饶内容变成求内射了……

  林虎见状,眼中精光一闪,淫笑着,开口道:「呵呵,既然你如此说,那么我就满足你的要求吧!!」说完抽插力度速度加到最大……

  「哦,哦,,嗯。哦,哦!!」眼睛紧闭的吴娇,原本满脸愉悦的准备接受老公的内射,但是当身上人一开口说话时,她感觉有些不对了,声音好像不是她老公了,当时就「嗯」的一声怀疑起来,而且愉悦的脸庞一僵,不过由于猛烈的撞击还是无法控制的继续娇吟着。

  下一刻,紧闭眼睛的吴娇,用力的睁开眼睛,顿时,一个陌生人的脸庞映入眼中,只见陌生人样貌普通,肌肤黝黑,眼神淫邪炙热,满脸淫笑的看着自己,那一刻,吴娇内心当时就是一阵惊慌,内心道:他是谁,不是我老公!!。同时眼睛睁大,表情一脸惊容,尖叫道:「啊,哦。你是谁,哦,哦……」

  两秒后,吴娇虽然不知道眼前陌生男子是如何进去来的,但是知道刚才直到此时与自己欢好的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这位陌生的男人,就在她惊恐慌乱失措,准备求救时,突然感觉体内阳具变得烫热无比,立刻她就知道陌生男子要高潮了,果然,身上的男子猛烈抽插几下后,阳具用力往体内一顶,接着就是一动不动,来不及求救,立刻双手捉住男子双臂往外推,尖叫惊恐焦急道:「啊啊。不要,啊,不要射进来,啊,不,啊……」

  烫热的液体在体内的阳具喷射而出,混合刚才秘处喷射而出的液体,在吴娇悲痛欲绝的心情下,秘处本能的吸取一丝混合后的液体保存起来,幸好,吴娇今天是安全日,不怕会怀孕,但是仍然痛不欲生,当感受到陌生男子内射后,吴娇先是娇体一僵,表情一愣后,眼睛的泪水瞬间夺框而出,痛哭起来:「呜呜。老公,呜呜,对不起,呜呜……」

  林虎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他以为美妇会愤怒无比的臭骂他,然后就说要报警之类的,毕竟美妇可不是处女了,已经不知与男人做爱多少次了,应该不会想那些女生一样哭着要死要活的,没想到身下美妇如此另类,,前后发泄了两三次的林虎也没有精力继续奸淫美妇了,看着美妇在痛哭,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因此直接拨出阳具后,坐在床上,一边思考,一边等待美妇哭完……

  「呜呜呜,。」吴娇想到自己不明不白的被陌生男子入屋奸淫,而且刚才还那么主动的热情配合他,想起来都悲痛万分,同时要想起深爱着的老公,要是被他知道后,他会不会还爱自己,会不会导致离婚,想到原本幸福的生活就这样毁在一个陌生男子身上,她就越来越憎恨身边,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的男子,五分钟后,哭得眼睛红肿的吴娇,脑海全是与老公离婚,被人背后嘲讽的不好画面,又是憎恨无比的看了身旁沉思背对着自己的男子,突然眼中出现怨毒之色后,内心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该死,你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了,没错,你死了一切都好像没事发生过……

  下一秒,「砰」的一声,林虎感觉后脑被硬物猛烈撞击一下,眼前一黑,就陷入黑暗中了,而床上的吴娇,眼睛红肿,满脸泪痕,眼神怨恨,跪在床上,一手握紧拳头,一手高举拿着一个玻璃制造的烟灰缸,这个画面仿佛定格了一样,下一刻,当吴娇回过神来时,「啊」的尖叫一声,扔到手中的烟灰缸后,看着倒地的陌生男子,最后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下床,蹲在陌生男子身旁,伸出一根晶莹芊细的手指往男子鼻子伸去……

  「啊,。死了,啊,。我杀了人,呜呜,……我真的杀了人,呜呜……怎么办,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呜呜,老公,救救我,呜呜……」吴娇满脸苍白,表情恐惧,迅速爬上床上,蜷缩成一团,颤抖的慌乱流着泪道……

  半个小时过去,吴娇好像疯了一样蜷缩着喃喃自语,又是十分钟过去,吴娇突然双手颤抖的拿着,按下110后,准备按下拨号键时,又迅速的删掉,然后找到老公的号码,自言自语道:「老公如果知道我被人强奸,我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杀了他,他应该会体谅我的,他应该会想办法救我的,没错,老公是爱我的,他是不会看着我受苦的,他会救我的……好,我只要将事实告诉他,他绝对会想办法的。」就在她准备按下拨号键时……

  地上的原本应该死去的林虎,突然「嗯」痛苦的呻吟一下,然后睁开眼睛,一手捂着后脑,坐了起来,并自言自语道:「啊,好痛,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哪里!!」

  「啊……鬼啊。啊……救命啊……我不是故意的,啊,呜呜,求你不要杀我,。呜呜呜」吴娇看见地上的林虎突然坐了起来,先是一愣后,手中的电话跌落床上,接着立刻满脸恐惧无比,急忙边尖叫边往后退,最后退到床的边缘后,蜷缩成一团,惊恐万状的看着林虎哭着求饶道!!

  林虎刚说完,听见背后有女人尖叫求饶声,正要转头过去一看是,突然虎躯一僵,一分钟后,林虎满脸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道:「地球,林虎,吴娇,做爱,,啊,,这,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吗,,这里不是风鸣大陆吗……」
  五分钟后,林虎不可思议的表情终于恢复过来,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喃喃自语道:「呵呵,没想到我威鸣天竟然死后还能穿越到一个异世界中,而且还附身在这个叫林虎的人身上。可笑的是,这个叫林虎的人,竟然死在刚不久前奸淫暗恋的女人手中,这个林虎简直就是废物,连女人都征服不了的废物。不过,既然我重生在你身上,那么我当然会负责起来,好吧,既然已经成为事实,也消化完这个身体的记忆了,现在我也该为这身体的主人报仇了,也正好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看看这里的女人与那边的女人有何区别了!」

  这般说完后,醒来行为奇怪的林虎,转过身来,看着满脸惊恐万状,流着泪,几乎崩溃的蜷缩成一团的吴娇,淫笑一下道:「啧啧。这个林虎眼光还不错嘛,竟然在这个世界里找到这种少妇,不错,不错,这种少妇在我那边的世界里,虽然也就是算做可以的模样,不过这世界可就算是稀有了,算了,按照以前来看这种少妇还不得值得我出手的,不过竟然重生在这个世界里,那么也就只好接受现实了……」

  说完后,林虎一步步的走向吴娇,吴娇见状吓的她几乎昏过去了,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满脸惊恐万状的看着逼近的林虎,尖叫崩溃道:「啊,不要过来,啊,求你,不要杀我,啊……救命啊,啊……」

  可是她的声音隔着房间,又隔着屋门,现在又是中午时分,隔壁根本就没人,所以尽管她大声尖叫也是没人会来救她的。

  片刻,吴娇被林虎按在床上,看着身下全身颤抖,满脸苍白,惊恐万状的美妇,林虎淫笑一下后,双手翻盖在雪白饱满柔软的双峰上揉搓起来,然后再低头吻着恢复一点,却还有些红肿的红唇上,而惊恐万状的吴娇,在感觉嘴唇被吻,乳房被揉搓时,却不敢反抗,她怕一时间再次触怒林虎,他真的会杀人灭口,不过,没等她悲痛起来,眼睛突然一阵慌乱,满脸迅速红润起来,表情不可思议,双腿紧夹着不停摩擦着,双手反手捉住身下的被单,而且越捉越紧……

  五分钟后,吴娇满脸艳红,眼神时而迷离,时而慌乱羞涩,呼吸越发娇喘,不知何时起,她竟然主动的与林虎热吻起来,紧捉被单的手,一手握住林虎半软半硬的阳具小心的套弄着,紧合的双腿竖直大大分开,一手伸到身下,淫荡的自己抚摸淫水狂流的秘处,……

  十分钟后,吴娇满脸艳红,眼神喝望,主动热情的索吻林虎,一手撑开秘处口,一手握着刚刚坚挺起来的阳具,急不及待的将阳具对着秘处口,塞进去。
  「哦……好舒服,哦,哦,给我,噢,噢,。」吴娇满脸艳红,表情愉悦,眼神迷离,吻得红肿的嘴唇张开,发出酥软娇嗔的淫叫求欢,双手轻抚林虎脑袋,双腿交叉缠绕林虎腰间,仰头挺胸,让埋头吸吮乳头的林虎,更加方便……
  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六点,罗雯雯放学后,被男朋友拉到之前那间宾馆又开房,缠绵一次后,终究还是内心忐忑不安的回到家中,看着屋门,她最后深呼吸一口气后,打开了屋门,打开门后,没有看见以往母亲忙碌准备煮饭的身影,也不见开灯,那一刻她竟然惊恐起来,不过这时她听见了异样的声音,「啊哈,啊哈,干我,啊哈,求你,操我,啊哈,,。」,罗雯雯闻然脸色当即一变,这声音来源自母亲紧闭的房门里面,而声音真是母亲的……

  顾不上后果了,罗雯雯立刻冲到房门前,一手打开房门,顿时,罗雯雯惊呆了,只见平时端庄成熟的母亲,此刻坐在躺在的林虎身上,正不停的上下不停起来坐下,女上男下的做爱姿势,不但如此,林虎双手捉住母亲的柳腰,一脸不耐烦,而母亲却满脸喝望哀求,而且还一手托着饱满的乳房,用坚挺的樱桃对着林虎的口,并且酥软娇嗔的焦急娇吟道:「啊哈,啊哈,求你吃我的奶子,啊哈,求你在等一下,不要走,啊哈,啊哈……」

  不过这时听见房门打开,吴娇一惊后往房门口一看,当发现是罗雯雯,内心松了口气,同时满脸通红对着罗雯雯害羞不已道:「啊哈,雯雯,不要看,啊哈,出去,啊,等会儿妈妈就煮饭了,啊哈,你先出去,我等会会跟你解释的,啊哈……」

  当吴娇转头过来时,罗雯雯又是一惊,只见吴娇嘴唇红肿,满脸喝望,脸色苍白,眼神溃散,没有以往的灵动,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疲倦,。

  当听见吴娇的话后,罗雯雯当即不可思议道:「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对得起爸爸吗!!」

  然后才愤怒无比的看着林虎道:「你对我妈妈做了什么,我妈怎会会变这样,我受够了,我不管其他人如何看待我,我要打电话报警,讲你这个混蛋捉起来……」说完就拿出手机要报警……

  吴娇见状立刻焦急无比道:「不,雯雯,求你不要报警,妈妈求你不要,妈妈知道对不起你爸爸,但是妈妈真的忍不了啊,求你不要报警捉他,如果你报警,我就死给你,啊……」没等她说完,身下的林虎一把将她抬起扔在一旁,然后快步来到惊呆的罗雯雯脸前,抬手就是一掌……

  「啪」的一声将罗雯雯打懵了,没等她回过神来,林虎就拉着她扔到床上,骑在她身上,一把扯开她的校服……

  当罗雯雯回过神来说,她被林虎强吻着,校服被打开分开两边,胸罩被拉起,裙子被拉起直小腹,乳房被揉搓,内裤没有脱下,却被一手伸进里面,抚摸秘处,开始时罗雯雯娇体扭动,双手按在林虎肩旁想推开他,不过两分钟后,罗雯雯全身浑身无力,脸色红润,不再反抗,张开嘴巴任由林虎索吻,白色的内裤当里面的手拿出来时,再次包裹秘处是,迅速被潮湿起来,。

  十分钟后,罗雯雯任由林虎脱下内裤,任由他打开双腿,双手只是环抱他后颈,主动的热情回应他的吻,而一旁的吴娇,此时无力的侧身躺在床上,看着女儿被侵犯却无力施救,只能流着泪看着这一切,当看见林虎阳具,抵在罗雯雯秘处口慢慢入侵时,吴娇突然用尽全力的站起来,抱着林虎的身体,往外扯,并哭着求饶道:「呜呜,求你放过雯雯,呜呜,你如果想要,我可以任由你玩弄,呜呜,但是求你放过她,。」

  被吴娇企图阻止,林虎离开罗雯雯的嘴唇,扭头不善的瞪了一眼吴娇,同时身下一挺,身下的罗雯雯,当即满脸艳红,仰头发出甜美的娇吟:「啊,。好涨,好舒服……」

  吴娇见状知道一切都晚了,无力的坐在床上痛哭,罗雯雯见状也痛哭起来,并且道歉道:「呜呜,对不起妈妈,呜呜,其实在几个星期前,我就被这个人强奸了,呜呜呜,然后被他拍裸照威胁,呜呜,放学在学校的厕所里面,呜呜,我又被他威胁做了几次,而且还要我下药迷昏你,呜呜,我很害怕他散播裸照,所以今天就将你迷昏了,呜呜呜,那时我看见他进去你房间,我被赶出去时,我一直很怕,最后我,呜呜,最后我鼓起勇气进去想解救你时,呜呜,却晚了一步,看见你已经被他那个了,呜呜,我……呜呜,妈妈对不起,呜呜……」

  在罗雯雯说话的这段时间,林虎没有动,等到她说完在哭泣时,他开始动了,揉搓双峰的手指不停变幻着,抽插的方法也是快慢,深浅不一,哭泣的罗雯雯当时,呼吸急促起来,连哭泣都忘记了,张开樱唇,双手抱着他,双腿抬起交叉缠绕他腰间,眼神迷离,仰头娇吟道:「啊,哦,哦哦,好舒服,哦哦,好厉害,噢哦,妈妈,哦哦,救我,哦哦,。」

  而一旁的吴娇在听见罗雯雯的话后,被震惊的愣住了,满脸不可思议,原来自己被眼神陌生男子奸淫竟然是女儿迷昏自己的,虽然是被威胁,但是也算是帮凶啊,就在罗雯雯娇吟着求救时,吴娇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享受其中的罗雯雯,又看了一眼林虎,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不久前她觉得被他奸淫确实很憎恨他,当他突然死过翻生后,再次被他奸淫时,她震惊了,陌生的男子忽然变得神秘起来,那时他不知怎样做到的,被他揉搓的乳房,一阵无比舒服,酥麻的快感,被他吻着时,能勾起她的欲望,她当时尽管内心不愿意,但是本能却无法控制,当被他抽插时,那是一种无法自拔,无法形容,美妙无穷,舒服到极点,让人完全沉沦的快感,她不知道陌生的男子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但是她在一次高潮迭起后,她沉沦了,她不再憎恨眼前的男子,而且还很喝望跟他欢好,只因他的技术实在太厉害了……

  而这时经验浅薄的罗雯雯更加不堪,才几分钟,她就娇体一颤后高潮了一次,不过,林虎却没有停止,继续抽插,这下罗雯雯,既不会感觉受不了,而且还感到语无伦次的舒服,完全不是男朋友张华能比拟的,当即就语无伦次的娇吟道:「噢噢,好舒服,哦哦,好美啊,哦哦,操我,噢噢,用力操我,噢噢,妈妈,噢噢,他好厉害啊,噢噢,噢,我好想日日被他干,噢噢,好想日日跟他做爱,噢噢,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他了,噢噢,噢,妈妈我终于知道你为何不。噢噢,让我报警了噢噢,我们以后就一起被他好好吗,噢噢,妈妈,噢噢!!」

  吴娇听见女儿罗雯雯说出如此淫荡的话简直目定口呆了,不过想到刚才的情景后,她又羞涩无比,想起竟然在女儿面前如此淫荡,她就好想找个动钻进去,也就在此时,林虎直立身子,一手继续揉搓罗雯雯的馒头大发育乳房,一手一拉旁边的吴娇往身上来,在两人对视一眼后,吴娇完全败阵下来,低着头羞涩不敢看他,当他一手轻捏吴娇下巴抬起,嘴唇吻下去时,吴娇眼神又羞又慌,不过却没有挣扎,半张嘴巴,迎接他的舌头,当林虎一手伸到吴娇秘处抚摸时,吴娇内心的羞耻心早就不见了,双手轻夹着林虎的脸庞,主动热情的回应他,并且跪在的双腿分开,主动方便的迎合他的爱抚……

  半个小时后,罗雯雯已经高潮了三次,但是依旧紧抱林虎不放开他,当迎来第四次高潮后,罗雯雯潮红的脸,开始有些苍白了,全身无力的紧抱林虎,张口娇吟求救道:「噢噢,妈妈,噢噢,救我,噢噢,我哪里有些痛,噢噢,不过还是很想要,噢噢,妈妈救我,这样下去,噢噢,我会不会死的,噢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13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