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8)【作者:ongvinvin】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8)【作者:ongvinvin】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8)心病终须心药医

  日出的阳光明媚夺目,直长的清溪沿着一大片青色平原仿佛发出一阵接一阵淅水般的水声,而旷大的青原地面上印出了两个大人的倒影以及另一个离倒影不远的幼小身影。

  这时候已经是翌日的早晨七点钟了,经过了昨夜在浴室里的折腾,我和爸比二人躺在床上似乎也没怎么睡得下,各自好像被沉默的思绪隔开了似的,心底有千丝万缕的疑问完全说不出来,反而是小岚她却能毫无困扰地一觉睡到天明,当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还真的很幸福。

  此刻,小岚登时顽皮地直奔跑到前方去追逐蝴蝶,而我依然自个儿推着手中的轮椅把子,动作娴静地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爸比一起散步,随着溪流的细声缓慢地走向早已跑在前方的小岚的背影,如此清香的环境似乎一点烦劳都没有。
  咋看之下,这个空气清新的四周围确是香草美人,而整片四下无人的青原犹如一块鸟语花香的无人仙境,连脚踏在平原上的草地都像被凌晨到临的甘露法雨全沾湿了似的。

  高雄这里跟老家桃园一带不同之处就是高雄地区没有被太多的青原山丘包围着,反而四周围还觉得有点像石灰森林般的高楼直立而起,一家大小可以出外散心漫步的地方更是少之又少。

  相比之下,毕竟桃园那边稍微落后一些,我还记得每次打开屋门就能看见无数的山坡河堤,几年以来相信老家那边都没有怎么发展过,那里也是我童年最值得回忆的地方。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要隐姓重新过新生活,高雄这里真的不是我想要居住的理想地方,我心里反而还真的开始有点想念住在桃园老家的那段无忧生活。当时候我还是个懵懂小女孩出身,为了学校事故差点死过翻生,接着过尽无数难关才能跟爸比共坠爱河,直至如今我俩仍是相亲相爱,还在新家生下我们的结晶宝贝女儿,原本想要准备过美满新生活,直至白头老去。

  只可惜老天爷作弄人,人生事情并非完全如意的,原本的完美计划仿佛在一夜间被翻倒落空。

  自从爸比受伤失业的事件发生过后,在这段日夜奔波的日子里,我倒是很想再找个方法举家搬回桃园那边居住,毕竟妹妹小如也在那边生活,怎样说发生什么事情都会有个照应和分担,然而我知道短期内这是不可能的事。

  关于爸比早前半身不遂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告诉她,心里也打算暂时不想让她知道此事,免得脑袋经常少条筋的她显得过分担忧,怎么说她也是有自己的婚姻还有一个小孩子要照顾,爸比的优良种子和她卵子所延续下去的儿孙子。
  「爸比,清晨得空出来散散步也是不错,清新的空气对你身心是很好的。」我一身穿着白色夏天的短裤背心和凉鞋,夏季微风渐渐从远至近地不断吹拂我一头黝黑的长发,心情还真是清朗。

  「嗯。」听见爸比简单的一声回答我。

  这时,我忽然看见女儿在前方蹦蹦跳跳的好像要跳起来抓着半空中的蝴蝶,母爱之心不得不立即喊了她一声说:「小岚……你别跑那么快,草地面很滑,待会跌倒就不好了。」

  「莹莹,女儿她昨天的反应看来好像有点不对劲。」爸比的语声顿时传入我耳边。

  「哈?她哪有不对劲呢?」我得悉他终于要开口说出心中的疑团,面不改色的继续推着把子,悠悠的问了他一句。

  「她好像知道我们做的性爱事情一样,问题是她究竟从哪里学回来的,我自问自己从未教过她,而且电脑家里的所有色情乱伦片我一直都有密码需要解封的,所以我想了一整个晚上就是想不通她到底是如何学到的。」

  「哎呀,你未免太过多疑了吧,说不定你女儿她冰雪聪明,或许她无师自通也行啊,哈哈!」我抿嘴笑笑地打算作弄他一番。

  「别胡说了,唯一我想到的就是你了。莹莹,你可以老实告诉我,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一直瞒着我?」爸比顿时痛斥了一声,随即又哀求着我,我看到都想在他背后偷笑。

  「不……告……诉……你……啦!」我特意加重了每个字的发音,然后从后俯身侧着面在爸比的面庞上轻轻地亲了他一口,俏皮的我如同他的小女儿一样,我童心仍在,但脸蛋梨涡的笑容格外妖媚。

  爸比听了我的俏皮话,顿时变得一付寡言的肃容,我知道他心里始终不罢休想要知道真相,但也无能为力。

  「老公,你看看这条溪河,这溪河让我想起了我们老家那里的大川。时间过得真快啊,那条见证我们之间的爱情川流,说起来也要多得那条大川了,我们才会拥有小岚这个乖女儿。」

  我忽地回忆着当年就在大川河旁,在公众场所跟爸比一起忘情地做爱交配,高潮时候被爸比的浓浓精液尽灌的荒唐情境,每次想回那件事迹都让我深感欣喜。
  「莹莹,这几年来还真辛苦了你。爸对你那份歉意,相信三辈子都无法还清。」爸比突然一潭冷水淋上我心头似的。

  「你呀,到底说什么鬼东西呢。从头到尾,全部事情都是我乐意的,到怀孕为你生女儿也是我个人意愿,而且现在我们一家三口还是过得非常的开心,不是么?你身边有我这个老婆,也有小岚这个乖巧小女儿,我说你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男人了。」

  「嗯,你说的对,小岚真是很乖巧,跟她妈妈小时候一样的美丽。」

  爸比一面点头说着,眼睛一面往小岚背影的小屁股定睛地凝了很久,然而我斜着眼看到他凝视女儿的眼光竟然第一次夹着一丝色欲之意,他脸上那种垂涎之色,爸比好像正在开始注意到女儿的成长了。

  我同时也往他凝神定睛的方向看去,小岚她一身孩童的白色小短裤背心确是非常令人注目的,即要XX岁的她浑身四肢一摇一摆的左右轻晃,走跳行路每个动作都是如此的动人心弦,一个马尾束发更是跳下跳下似的,好生动活泼。

  再凝望一看,身段娇小玲珑的她全身肌肤不但弹性十足,长长的小腿还非常的白皙柔滑,而最让我感到心动的莫过于她的臀部了,看似翘翘的小屁股就像两颗蜜桃的形状,七分熟的蜜桃有待再长大成熟。

  我吞咽地微微回过神来,随即喜慰地在爸比的耳垂轻咬了一下,然后又在他耳孔里轻呼了一口气,突然心血来潮很想再次透过淫语游戏重新刺激他沉睡了的大脑。

  「吾家有女初长成,我们的女儿真的长大了,她变得很美丽了,爸比是不是看得有点心痒想要跟小女儿开苞,老公想不想破幼女的处女膜啊,想不想看见她在你面前吃鸡巴,看着她吞精喝尿液,爸比会很开心兴奋了吼!」我樱唇贴着他耳朵,顿时妖媚地在他耳边轻声细语一番。

  爸比仿佛听了我挑逗性的淫语,干渴的喉头不时吞咽着涎水,两眼始终没有眨过半次。

  我静静地观察包裹在爸比裤子里的阴茎体积是否有什么变化,然而,平平的一个体积又让我感到多一次的失望……淫语游戏的字眼似乎不是很见效,因此多次示范都不能唤醒爸比的性欲,看来我需要再制造更加挑逗性的实际方法了,因为他一贯色淫淫的大脑筋脉似乎已经不管用了。

  过了整整两周,除了每周末亲自带爸比到医院检查身体的状况,我们三人就此安详地在家中度过。严格来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是我和女儿平日开开心心的帮爸比一起洗澡,爸比从一开始抗拒,渐渐地最后也乐在其中。每当我激情的口交期间,他都是展现出很兴奋的样子,每次往我脸蛋嘴里喷射黄金般的尿液,而身边的小岚也看得乐融融,视觉大开眼界。

  除此之外,一到空闲的时间,我和女儿就推着他一起到屋外散散步吹风,边走边欣赏附近一带的风景,像这种无风无浪的日子也算是过得不错。

  至于小岚,她也很乖巧地按照我给她的指示,从来不在爸爸面前提及关于那些教导她性教育的事儿,所以这段期间爸他完全端倪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他似乎不知道为什么我经常都要陪小岚一起上楼哄她睡觉,也应该听不到每时每刻从她睡房里传出来的舔吮浪声。

  有时候我还开始良心发现感觉到爸比好可怜,他亲生的女儿正在楼上的睡房里被我这个妈妈一次又一次的开发她稚嫩的小穴和纯洁的身心,我们二人每次互带对方耸然达到天堂般的性高潮,此次他当爸爸的竟然仍未察觉到我们之间那种母女的关系早已不像从前那般简单,被我瞒在鼓里的爸比还真的好可怜哦!
  时间飞逝,今天也来到新的一周,在电脑坐椅自身坐着的我往日历上算算日期,明天正是足足发生意外后的第九周。女儿的XX岁生辰也逐渐要来临了,原本下周是女儿高高兴兴的大日子,我反而没怎么期待和打算如何为女儿安排庆祝,自从昨天暗想到茫茫的前景都让我深感无奈,心都恍若失神,还哪有什么特别心情值得去庆祝。

  其实昨天周日再次带爸比回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专科那边送回来的报告都是如常没什么进展,临走前医生竟然还单独对我说如果再没有进展的话,一旦康复时间越拖的长,爸比身体康复的机会就会减少,再下去生怕爸比真的会永久性的起不来,当下我几乎听得怔呆傻眼,错愕的心头顿时不由得想到如果医生说的是真确的话,到时候我们一家大小真的是悲哀下场了,泪腺忍不住哗地溢出了泪花,眼眶那儿打滚着的泪珠随之而落。

  归家的路途,坐在轮椅旁边的我整个人都是以一付失神沉重的神情静静地望着公车外头的人事物,每个从眼前掠过的事物就像时光倒流似的冲洗我脑子里的沉闷片断,心里默默痛恨地不断哭问上天为什么爸比要受到这种折磨,为什么他是好人,好人却没好报呢!

  我只是一个简单的小女子,我还有什么办法,一直烦心还有谁能够为我指点迷津,别人说网络世界无所不有,看来我是时候需要从中找些偏方来医治爸比了。我二话不说便在搜索引擎那儿打了:如何医治阴痿不举的病态这几个字眼。
  瞬息之间,手中紧握着的老鼠遥控顿时不断在搜索引擎那头传回来的讯息资料,看着一大堆的资料每一页看似医方和社会论文,自个儿开始静静地阅读了起来。

  豁然间,我眼神闪亮地凝住接着下来的一片论文,这篇论文是数年前发生的家庭乱伦的案件,论文提及到国外俄罗斯有一个妻子为了要医治失去身体上全部行动能力的丈夫,她试过全部的医药和所有的治疗法都无法让她丈夫完全康复,所以一时情急之下为了要丈夫能够重建雄风,她竟然亲手在床沿上绑住丈夫全身四肢,然后在他面前跟自己的小女儿互相亲热和触摸身体,而且还戴上女性使用的假阳具腰带,且最后关头在丈夫面前亲手取下了小女儿的宝贵处女膜!

  另外,那篇论文则有提到那位无能的丈夫当下真的有起死回生的迹象,长期无法勃起的阴茎立刻康复了过来,早已判定死物的阴茎居然真的恢复了当年挺拔勃硬的那种雄态,那人激动震栗的神情更是不停在床上挣扎呼叫,仿佛想要迅速解脱被捆住的四肢一起加入母女的淫欲之战,瞬间病态全愈。

  而论文资料最后还指明说那位小女儿当时候仅有XX岁的年龄罢了,一个仅有XX岁的小女孩居然被自己的妈妈使用假阳具戳破处女膜开苞,那种淫靡的情景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让人震撼,是男人都会感到心花怒放!

  这时候,我脑门前仿佛一亮,心里不由得联系到一直收藏在抽屉里的自动假阳具和衣橱里的布腰带,左右再深疑了半晌,越想越难制止,最后满脑子都是幻想的念头了。

  心情激动的交际间,心房都快要蹦跳出来似的呆在电脑前,半晌,脑子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幻想到小岚的身上去,她也快要XX岁的年龄了,小鹿乱撞的我不断猜疑不知道她能否帮得上她爸妈的忙。

  度日如年,其实烦心忐忑的日子一点也不好受,实际上我被这段烦躁的日子搞到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下来了,由于事态越发严重,假如再不解决此事,我想爸比都快要得到忧郁症都说不定。面临此际,头绪纷繁的我也不得不向残酷的事实低头,我别无选择之下只能放手尝试,且向国外这个真人真事的事件好好取经。
  前提下,即要踏入XX岁的小岚她最宝贵的处女膜一定要等待爸比痊愈才让他自己亲手开苞,如今当务之急,我一方面暗忖想着她后门的贞操也就让我暂代操刀,另一方面也希望透过这种特殊性的情欲再次激起他满满乱伦情怀的细胞。
  今晚开始这个后门开苞的仪式吧!我心痒地默默安抚自己说女儿的菊花后门应该能够解开爸比一直无法勃起的心理困扰,而奉上女儿的清白之躯便是最佳的病药,我知道爸比心中早已对女儿存有非分之想,他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到时候谁还能说家庭乱伦一点也不好?

  想到这点,我嘴角终于露出笑意。

  安排好了计划中的一切已到了傍晚的时分,我如同一般的样子照样煮饭跟爸比和女儿小岚一起用餐,再跟爸比女儿赤裸裸的沐浴完毕之后,我除了不时偷瞄他们父女的互动以外,笑逐颜开的他们似乎仍未知道我即将要干的计划,脸显红晕的我也只能静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踏正九点的晚间,事先忙着扶助爸比睡到床上去之后,我如常带女儿回到楼上的房间安顿好她入睡。这次我却反差的跟她没有任何的亲密互动,一知半解的女儿也没有多余的要求,除了要我为她阅读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书哄她睡觉之外,且在她临睡前亲了她一下,她便很快自己入睡去了。我眼睛往她睡得安详的可爱脸蛋看去,小丫头睡香有如小猪般安详。

  嗯,我一面充满母爱地轻抚她的鬓发浏海,一面伸手把自己怦然心跳的胸口按住,定睛注视的刹那,整个人仿佛不能呼吸般激动,按住胸口的纤手五指顿时在乳房右侧紧搓了起来,一付母亲淫荡的媚态。

  在女儿房间逗留了大半刻过后,我终于不舍地带着紧张的状态,搓手顿脚地走回楼下的房间去开始我的淫女大计划。

  眉头染上半点喜色的我即时打开了门,望见仰面睡在床上的爸比,他一个大字形体躺在那儿动弹不得,上半身双手早已被我用粗大的麻绳死死捆缚着床沿,嘴里也被我的乳罩捆绑捂住嘴巴,所以他看见了我只能发出呜呜般的声音。
  「亲爱的老公,让你久等了。」我笑笑地说,娇柔的身形走向他身旁爬上了床,然后一边俯身躺在他胸膛上,一边伸手抱着他的臂弯,脸蛋直上地凝视他的眼睛,转瞬间便娇气嗲声地对他说:「爸比,你或许会感到很惊讶,为什么莹莹要如此绑住你。」

  爸比顿时一脸狐疑地看着我,嘴里仿佛有话说不出似的,上半身只能使劲猛晃捆缚着的双手,嘴巴一直发出呜呜沉吟。

  「爸比,你之前问我是不是有东西瞒着你?你知道么,莹莹很坏,我觉得小岚已经不小了,年纪轻轻的她最近真的对性交感到莫名好奇,有一次她背着我们前来偷听我们做爱,她知道我们经常幻想她的淫语游戏了,然后就在你出外工作那阵子,她终于忍不住好奇心问起了我如何吃你的鸡巴……」

  「我当然是个好妈妈,我毫无隐瞒地把全部关于性爱的知识和男女之间的身体部位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她。你可以相信么,你XX岁不到的心肝啊,她真的好天真啊,听我的解释就想要立刻吃你的大鸡巴了耶!」

  「呵呵!乱伦意识一点也不输给我,她洁白无毛的小穴洞早已被我亲自开发舔吮了不少次了。除此以外,你心肝小女儿的小嘴舌功也是不赖的,她一次又一次无数次让我达到兴奋的性高潮!以我看,小岚的身心已经开始要成熟了,你说我们是不是时候开始提升她的开发计划呀?」

  此情此景,爸比一直挣扎不已的举动仿佛停顿了下来,他眼睛张得特开,嘴角溢出了不少挣扎的涎水,眼珠泛起红红的血脉,一付根本无法相信的神色久久看向我的脸上来。

  我看见此状,心感愧疚,加上爱父心切不得不赶快把他嘴里含住的乳罩松开,双手仍然被捆住无法爬起来。

  「爸比,你是不是生莹莹的气了?」我心疼地侧身趴在他身旁,柔情地抱着他。

  「你刚才所说的是真的还是……」他那张脸有点心急地凝住我说。

  「嗯,傻瓜爸比!千真万确,决无谎言!」我依然一脸笑意,伸手抚摩他的鼻子,接着俏皮地扭了他一下。

  「可是……小岚只是XX岁多的小女孩罢了……我……我怎么可以……」爸比看似有点疑惑地看着我说。

  「其实女儿XXXX岁或者在我十XXX岁的时候的分别究竟是什么?我们同样也
是女孩,也是有阴穴的女孩哟。」为了坚持真理,我早已不顾一切了,顿时气直理壮地向他诉说,而且说得那么镇定,表达得那么透彻。

  爸比则是一脸沉思的样子静待在那儿,脑子里仿佛正想着一些事情似的。
  「难道爸比真的不动心?最近跟女儿一起洗澡都没有对她动起欲心?」我手掌一边顺着阴茎肉身的长度揉搓着他下体的裤头,眼梢一边斜视着裤头那儿的方向,心里仿佛很想看到肿起来的成果。

  爸比不禁叹了一声,呼吸紧促的他随即向我犹豫地回着说:「在感情上,跟女儿一起乱伦,我俩父女可以亲昵地一起做爱,然后在你面前亲手为她开苞破身成为我的女人这事情对我来说的确很吸引很兴奋,但站在一位爸爸的立场来看,如果真要跟一个年纪不到XX岁的小女儿下手,我想也未免有点过激了,我怕伤害了她小小的心灵。」

  「呵呵!你也想太多了吧。人家从没说过开苞这事儿啊,莹莹倒是想先开始教你的心肝儿如何吃鸡巴。爸比放心吧,我当然会等到她月潮来了之后,再多几年等时机成熟才会考虑完全奉上女儿的宝贵贞操,所以你要确保你身体快点恢复状态哦,不然你就无法跟她做爱开苞了哦!」

  我顿时向他狐媚地解释一番,心情风骚的我再也等不及随即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赤裸的瞬间,我则已迅速地把自己身上的一件丝绸连身睡衣一脱而空。
  「爸比,你先在这儿等等我,我已经为你安排了一场好戏。」

  说着,我舌尖轻轻地舔了阴茎冠头一下,且在他面前笑呼了一口气之后,便转身光着身体走向女儿的房间,然而心有余悸的我,脑子里仍然在暗想着不知道女儿细小的菊花后门可否承受假阳具的侵袭冲击……

  待续。龙凤调戏多欢喜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